作者:金和惬

林昆站在了奔驰车边,伸手摸了摸黄权那抹的油光锃亮的脑袋,他才二十七岁就开始羊角秃了,“我最近倒是想试试人脑袋夜壶,要不把你这脑袋借我使两天?”

作者:怀宏爽

不过,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他们特别的执着,又特别的可怕,这群人就是……减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