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嗯。”林昆微笑着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后天下班我早点回家。”

“儿子我带着你还不放心?”林昆笑着道,转而又说:“你让我一个大男人带着孩子出去旅游,这是不是有些为难我了,毕竟照顾孩子上……”

“学首是啥?”王宝乐哼了一声,低头打开灵网,一边走去洞府,一边查看,可随着查看,他的呼吸慢慢不正常了,等回到洞府后,他整个人都震撼了。

在漠北有一个津津乐道的谣传,说狼牙兵团的兵王林昆,眼神能跟得上子弹的速度,且不管这个谣传的真假,刚才徐梅手底下的小动作,林昆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要是她泪如泉涌倒还好,偏偏她落得仅仅是一滴泪,没有痛苦,也没有悲伤,反倒是给人一种已经将这一切承受下来的坚毅。只是,这份美人坚毅看得人一阵心疼。她是受害者,却成了人们眼里的罪人,好不容易回到了自己家里,得到的却是那样的谩骂。

谁能想象的到,她这个漂亮如天仙的女人,在生完孩子之后一直洁身自好、守身如玉,又谁能想象的到,她生澄澄之前只有过一次男女的生活,这听起来荒唐不可思议,可这确确实实就是真的,她不相信男人,却生了个儿子。

林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这个嘛,爸爸之前在外面待的久了,所以你妈妈的生日就不记得了,乖儿子,为了不让你妈妈生气,你快告诉爸爸吧,你妈妈的生日是几号?”

董大海不停的在心里对自己说:“息怒、息怒、息怒……”听到了林昆打趣的话后,马上回过神来,陪着笑脸对林昆道:“楚小姐,你就别开玩笑了,物业费的那几个钱哪能入得了你的法眼,咳咳……”故意咳嗽了两声,董大海直言道:“我今天过来,是为了刚才的事。”

“我们肉身无敌!!”随着中年老师的大吼,那些学子们也都一个个振奋,相继咆哮,一时之间气血滔天,似乎真的可以镇压一切炼器炼丹的弱鸡……

珠子坐在地上,捂着胸口一时半会儿站不起来,没有人可以在此时帮我。不是我怂了,杀人这种事儿谁都做不出来,即便我杀的只是一个看起来像人的怪物!“别再等了,你要害死我们啊!”

百凤门现在四面楚歌,南城区甚至整个中港市诸多帮派都想在恰当的时候把它给吞下去,百凤门原本是一个帮派,拥有着南城区将近四分之一的地下统治权,但自从前任老大、蒋叶丽的老公何军死了之后,百凤门的势力范围就变的越来越小,现在只剩下一个百凤门舞厅,如果按照这个势头下去,虽然林昆的出现帮助百凤门熬过了今夜,但在未来不久的时间里,百凤门肯定会完全被其他帮派吞并了,这是蒋叶丽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她宁愿把百凤门交给林昆这条过江龙,也不愿意把她老公生前打下来的江山便宜了昔日的死对头们。

女负责人名叫谭薇,过去也是盛天娇的得力手下,酒吧归了林昆所有,谭薇暂时留在这里,但日后如果盛天娇召唤,她一定会离开的。

这边林昆和姜峰有说有笑,另一边金柯的脸色却是极度的黑了下去,眉宇间不住的跳动着,一副难安的表情,旁边姜峰的秘书张彦已经打开了笔记本,通过WIFI连上了互联网,正在接受张天正发来的监控录像。

“呵,你就放心吧,高调的车我才不舍得借你开呢,回头给我开进维修厂怎么办?”林昆白了他一眼,想起昨天早上在马路上飙车的情景,心底没由来的一阵刺激,那感觉就好像自己投入到了电影里一样。

早上的市政大会刚刚结束,姜峰得意的回到了办公室,他刚坐到办公桌后,就接到了新任市中心警察局局长张天正的电话,张天正的语气很真挚,说:“多谢姜副市长栽培,张天正一定不辜负副市长的期望!”

“你们两个小东西,还不承认!”柴老爷子站了起来,就要动手教训这两个中年男人。

那少年郎,进厅堂后,原本在毫无忌惮的东张西望,但抬眼看到陆宁,脸色立时就变了,失声道:“是你?!”

陆宁无语,人家取饮用水的地方,却是要自己去洗澡,这,好像有些怪怪的感觉,这个世界,人与人之间,身份地位悬殊,也太不平等。

到了明代,寿州还建了忠肃王庙,就是祭祀刘仁赡。所以对他的大体事迹,陆宁倒有所了解。不过,现今这个大佬,好像,是要成为自己的对立面么?琢磨着,值得这个大佬遣派将领来见自己的,最近,好像也就和司徒府仆役们的赌局了。“传!”陆宁吩咐一声,执刀起身,麻溜跑了出去。不多时,脚步声响,走进来两人。

感受着自己与众不同的道袍,看着自己的洞府,王宝乐见四下无人,终于忍不住,仰天大笑起来,只觉得意气风发,走入洞府后,发现这洞府虽不大,可却有一处楼台,伸出山峰足有两丈,站在那里就好似站在天空一般,得意的他,索性坐在楼台上,看着外面的天空与大地,心情格外美好,取出一包零食。

赵猛抬起头往楼上看了一眼,脸色十分的不好看。赵猛来到了包间,进来后便黑着脸冲林昆和耿军狄道:“你们俩个涉嫌斗殴伤人,我要带你们回派出所审讯。”

“爸爸……”耿乐乐小脸通红,不满的冲耿军狄嘟囔了一声。“爸爸……”澄澄的小脸也不由的红了起来,虽然是男孩子,可越是小孩子,心底就越容易害羞,现在的孩子思想都成熟的早,也都知道结婚是啥意思。

“她也不看看她的样子,虽然在咱这乡村模样倒算周正,但跟人家太守的千金比,怎么能比……”另外一人跟着说落。

镇西王很是随和,和他们说起,自己的几个小侧室年纪都小,还请诸位以后多多看照。众人忙不迭应是,其中几名本地聘任的法官,以及本地教团成员,近距离见到镇西王极为吃惊,听闻中原皇帝已经百余岁了,亲王为大皇帝之弟,可也太俊美太年轻了吧?据说中原皇帝长生不老,这位亲王也自称有六十岁了,如果所言不虚,那东方神脉,真是名不虚传,隐隐的,更有些可怕。

在这哗然中,柳道斌也站在人群里,此刻同样被震动,不由得脑海里浮现出王宝乐在那考核里的一幕幕英武以及学堂内他出人意料取出大喇叭的一幕。

姜峰不敢在林昆的面前端架子,他也不是个轻易端架子的人,虽然心里头多少有些不愿意,但语气还是极其的和蔼,他简单明了的把余宗华的意思告诉了林昆,言下之意以后在中港市遇到任何麻烦,都可以直接找他姜峰。

林昆嘴角那抹轻佻的笑意陡然一冷,整张脸唰的一下就阴冷了下来,他嚯的一下转过身,抡圆了巴掌冲着那个踢他的小弟就掌掴了过去……

主动搭讪,人家却不搭理,这多少有些尴尬,但对于林昆这个厚脸皮来说,这根本就不是事儿,林昆继续叮铛的炒着菜,虽然吸油烟机开到了最大的档位,但依旧阻止不了有油烟冲出来,笼罩在她的脸上。

林昆回到了房间里,轻轻的关上门,黑暗中,她的脸红的发烫,心脏也砰砰的跳乱节奏……刚才的突然发怒,只不过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慌乱。

尤五娘一呆,立时欣喜若狂,连声道:“谢谢主人,谢谢主人!”突然,便又有些感激这甘七儿,提这事儿的时机恰到好处,却是自己也沾了光。

眼看自己所预料的最坏的结果出现,王宝乐内心长叹,晦暗着脸坐在洞府内,看着四周,他的心中满是悲伤。

早先的时候,黑山镇有个黑道大哥,专门负责掌管黑山镇的地下治安,本来那名黑道大哥是也暗中孝敬赵猛的,结果被赵猛盯上了‘地下’这块肥肉,动用了一系列的手段把那个黑道大哥送上法庭判了死刑,从那以后这黑山镇‘地下’这块肥肉就成了他赵猛的。

东海县,被封国,眼前就是一国之主,在本国境内,国主第下有生杀大权,和皇帝的权势没什么两样。服侍这位国主第下,跟以前服侍县令,感觉截然不同。站在一旁,陈九大气都不敢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