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1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在人群里,那些直播的学子更是一个个叫喊声传遍四方,尤其是长脸青年,他更是高举着影器,正撕心裂肺一般的狂吼。

澄澄很有气魄的冲他们摆摆手,小大人似的道:“没事了,你们走吧,知错就改就是好……好大人。”

周围围观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很快就围的水泄不通了,赵猛暗暗的一咬牙,冲耿军狄丢下一句狠话,道:“行,你有种,但别忘了这是我的地盘!”说完,脸色黑成了锅底色,甩身带着手下就挤出了人群。

“嘘……”林昆冲澄澄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周围时不时的就有人路过,而且大多都是澄澄的同学和家长们,这要是让别人听到了爷俩的谈话,影响可不太好。

“啊?还可以这样?”王宝乐也都愣了,眼睛睁大,似有些不确定,当看到那拍卖师肯定的点头后,王宝乐一阵激动,顿时有种开窍的感觉,恍惚间他此刻才真正意识到……法兵系,是真的很厉害!

走了过去,林昆站在林昆的身旁,看着他安然的脸庞,小声的说了句:“对不起……”“不客气。”

“这……这……”王宝乐哀嚎一声,没有了沉浸在炼灵石中的执着,他立刻就意识到了此刻的自己,麻烦大了。

“哦……”澄澄脸上的表情缓解了不少,仰起头问林昆道:“爸爸,我刚才表现的怎么样,算是超级英雄么?”

他唯独郁闷的,就是在之后的几天里,团队众人穿梭丛林,寻找其他同学的路上,柳道斌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也许是因为之前的事情愧疚,所以一路上遇到一些小危机,总是抢着带人出手,迅速化解,使得本就虚弱的王宝乐,没有丝毫表现的机会

顿了一下,余志坚接着道:“老子今天就不走了,不管你是叫人还是报警,都赶紧麻溜的,耽误了老子的时间,老子把你也给弄残废了!”

有了噬种后,洞府内的灵气顿时就好似流水一般,缓缓地被改动方向,直奔王宝乐而去,渐渐地,不仅仅是洞府内,就连洞府外的灵气也都如此。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个破班长么,等到了道院,凭着我的官场杀手锏,老子也能混个一官半职!”王宝乐哼了一声。

说起来,林昆小时候没少吃张大壮家的饭,每次张大壮的妈妈做好吃的,都会叫上他和爷爷,张大壮父亲的身体虽然不好,但也总会帮着林昆的爷爷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活,两家人处的本来就很亲近,在林昆的心里,也一直把张大壮的父母当成亲叔婶看待,现在他有能力了,回报是理所应当的。

这些个保安见林昆够客气,心里的火气消了大半,澄澄还想要再说什么,被林昆一个眼神给制止住了,别看澄澄人不大,关键时候和林昆还是很心有灵犀的。

一定要看清楚它是什么东西,我心中有个声音大喊起来。皱着眉头,我猛地抬起头看去,三米多高的巨人,只留下了一个漆黑的背影,它提着被杀死的猎犬正摇摇晃晃地前行。我站在树后面不敢动,此时说一句害怕我觉得并不丢脸。

林昆没有马上起来,而是盘腿坐在了地上,脸上没有任何惊恐的表情,反倒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活像是个市井不入流的小混混坐在地上耍赖。

“我杀了你的男人,你来找我报仇,就是殉情了。”林昆淡然的微笑道。“呵呵,这样啊,那我要是两者都不是呢?”陆婷看着林昆,半开玩笑道。

林昆发怔一是因为林昆此时贤妻良母的表现,二是他从来没见林昆这么精致的打扮过,她本来就是一个天生丽质、倾国倾城的美女,平常只需要淡淡的铺上一层妆便可以美的令人窒息,现在这么一番打扮……

于骁往后退,湿漉漉的后背多了一层冷汗,胳膊上地鲜血流淌下来,吧嗒、吧嗒地落在地板上,血光是那么的刺眼。

冲进来的几个人下手忒狠,主要是他们以前都在警察的手底下吃过瘪,于是乎全都心照不宣的将满心对真警察的愤恨,发泄在了这两个假警察的身上。

何翠花赶紧陪着笑脸道:“飞哥你别误会,我这也就是女人抱怨一下,你别往心里去,保护费我们肯定交,但是你看能不能再宽限两天?”

“你们可别后悔……”林昆嘴角邪意的一笑,双腿突然就动了起来,就见他原地一个凌空跳跃,在空中来了个连环踢,冲着为首大和尚的光头就踢了下来,‘啪啪’两声沉闷的脆响,为首的大和尚应声两声痛呼,翻身栽倒在地。

百凤门舞厅位于中港市夜生活最为繁华的南城区,南城区正面临海,从中港市的前两任市长开始,就大力发展以南城区为核心的海景旅游事业,整个南城区不存在任何的污染性重工企业,随处可见的是整齐的摩天大楼和高档的小区住宅,再就是几大特色的旅游场所,白天的时候这里聚满了游人,等到晚上就更加的热闹了,这里是中港市夜生活的核心区域,包括百凤门在内一共二十多家的酒吧舞厅,另外还有不计其数的KTV等娱乐场所,中港市百分之七十的酒店也都坐落在这里,其中包括十多家本土和国外的五星级大酒店,随着多年的发展下来,南城区丰富的夜生活也成了中港市旅游地标中的一个关键。

“次奥,你还敢谈条件,这是你谈条件的地儿么!先铐上了再说……”这哥们伸手就要过来抓林昆的手腕,显然是一点余地都不给林昆留,他这表现的心确实有些急切,不过看在金柯的眼里却是很欣赏,这边一旦把林昆铐上了,金柯马上就会让两个警察一起上去痛扁林昆。

徐有庆和瘦高的小青年同时一怔,向林昆看过来,当看清楚林昆的脸后,徐有庆马上就像看见活阎王一样,一身的酒劲儿马上就醒了七八分,瘦高的小青年不认识林昆,只道听途说庆哥在中港市吃过瘪,两个手下全被KO了,所以这次回到凤凰镇才招募他和又高又膀的傻大个,可他就是把脑袋扎进泥里也想象不到,那个人就是眼前站着的这个年轻人。

我在于老这里学了一个月,成果其实并不显著,不过于老还是按时回了北京,我就经常在韩师傅和家里两边跑。抓土兽和寻宝贝的事儿也耽搁了一阵子,直到一个人来了上海,才又让我和胖子动起了心思。那个人就是李敦珠……

澄澄鄙夷的说了句:“爸爸,你就别不承认了,我明明看到妈妈骑到你的身上打你,男人怕老婆没什么的,但不能怕到不敢把真相说出来……”说着,小家伙转过头,一脸认真的冲林昆道:“妈妈,你真幸福,爸爸从来都没有被别人欺负过,就妈妈敢骑在爸爸的身上打他。”

林昆一脸冷峻,指着男医生的鼻子骂道:“麻痹的记住了,别随便搭讪人家老婆,也别随便辱骂人家的儿子,揍你两巴掌是给你长点记性!”

保安一阵汗颜,堂堂天楚集团的董事长,这个在中港市乃至东三省跺一跺脚地都会跟着颤的男人,怎么从这个‘土包子’的口中说出来就跟个普通人似的,全然没有敬称,也不知道见楚董是需要提前预约的么?

周晓雅笑着谦逊道,如果换作是别人,她肯定会顺便的反夸一句:“嫂子也是个大美女!”可眼前冷玉丽的那张沧桑的大脸摆在这,她真要这么夸了,未免也太虚伪了,即便冷玉丽是个傻子,也知道自己故意敷衍她,甚至还会误以为自己是故意揶揄她,心里稍稍的一想,就把反夸的话咽了回去,从包里拿出了个精致的礼品小盒,递给冷玉丽:“嫂子,你和黄权哥结婚的时候,我正在米国了,也没能赶回来参加你们的婚礼,这条丝巾是我送你的见面礼,也当是补上你们的新婚礼物,希望你能喜欢。”

林昆咬着嘴唇,真想一巴掌抽到这两个小流氓的脸上,结果她心里头刚冒出这个想法,真就有一个巴掌抽了过来,抽在了那个黄毛的脸上。

林昆没有反抗,就这么被拖到了面包车门口,他想法很简单,既然有人要见自己,那自己就去见见,没什么大不了的,也省的自己在明处,别人在暗处,怪被动的,可哪知竟然有人不开眼,把他往面包车里推的时候,抬起脚在他的屁股上踢了一脚,好嘛,这一下可有好戏看了。

至于林昆从没从警察局里出来,事情已经很明显了,要是还在警察局里,不可能那么快接电话的,再者直觉告诉林昆,这个流氓还是有两把刷子的。